bet365 soccer cricket | baji.live | live cricket score cricbuzz

bet365 soccer cricket | baji.live | live cricket score cricbuzz

探究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的感知与理解

2020-05-08 08:52:17 《教学研究》 2020年2期

王芝英 唐家慧 贾一丹 江丰光

摘要 从新教师的角度出发,对上海市16所民办高校的116名新教师进行调查,探究新教师对噪声、光线、室内气候、教室布局、家具和设施、技术支持等6个维度的实际情况感知和重要性的理解。通过问卷调查,发现新教师整体上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方面的内容比较认可,在实际情况认知与重要性感知之间存在差异,在光线、室内气候、技术支持等3个维度上,女教师的感受明显比男教师更强,性别差异显著。随着年龄的增长,新教师对噪声的重要性感知日趋弱化。而在教室物理环境的噪声、光线、室内气候、教室布局、家具和设施、技术支持等6个维度上,教龄组间组内方差分析未见显著。在开放性问题中,教学设备、桌椅、空调成为新教师最关心的内容。因此,建议在设计学习空间时,不仅要关心学生的需求,还要考虑到教师对教室空间的感受,并提供技术支持与培训,帮助新教师尽快进入角色,形成有助于学生学习的良好教学风格与教学习惯。

关键词 新教师;学习空间;学习环境;学习空间;物理环境;高等教育

中图分类号 G64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4634(2020)02-0046-10

0引言

国际上一致认为学习空间引起关注是源自2006年美国非营利协会EDUCAUSE出版的《学习空间》(Learning Spaces)。在学习空间研究的过程中,其内涵不断丰富,有正式与非正式的、个人与公共的以及物理环境与网络的。2016年,《地平线报告》的高等教育内容里首次出现“重新设计学习空间”趋势,2017~2019年,该趋势转为短期趋势。高校兴起新建或改造教室的热浪,如东京大学的“KALS”教室、麻省理工学院的“TEAL”未来教室、美国戴顿大学的“学教中心”、加拿大皇后大学的未来教室以及北京师范大学的未来学习体验中心等。学生在高技术环境下的学习体验好,在主动学习教室(Active Learning Classrooms)内的学生的成绩高于普通教室的学生,教室的特征对学习有重要的影响,而学习环境影响课堂教学和学习行为。

“现有的课堂是19世纪的教室形状,20世纪的内容,任何有效的改革正是要消弭这种不一致。”与传统教室中强调有序、统一的物理环境不同,新型学习空间更加重视师生的用户体验,构建以人为本的学习环境。随着新兴技术的出现与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和物联网技术不仅能够创设舒适、优美、健康、环保的物理环境,还可以为空间中的每个人定制个性化的环境。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与需求,个性化定制室内的温度、湿度、亮度、色彩、照明等内容。要充分发挥新型学习空间的作用,教师是主要关键要素之一。新教师一般都是指教学实践经验缺乏的网,且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在3年以内的教师。笔者所调研的高校新教师大多数是刚博士毕业的年轻教师,接受新事物比较快。本文的“新教师”主要是指新人职的教师,不单是指教师的首次入职,如已有16年教龄的教师刚换了工作单位,对于新单位而言,该教师属于新教师。

教室是开展教学活动的主要场所,因此有必要了解新教师对教学环境的感受和理解,引导新教师更好地了解学习空间,利用好信息技术赋能的教室,为进入良好的教学状态做准备。笔者对高校的新教师进行问卷调查,主要探究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的感知与理解,拟解决3个研究问题:(1)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的实际情况认知和重要性方面的感知是怎样的?(2)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的实际情况认知与感知重要性感知的差异有哪些?(3)在性别、年龄、教龄等方面,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方面的重要性感知差异有哪些?

1文献回顾

1.1学习空间

学习空间,顾名思义,泛指学习发生的场所。物理空间和虚拟空间会对学习产生重大影响。学习空间(Learning spaces)关注学习者的期望如何影响空间,促进学习的原则和活动,以及创造学习环境(Learning environments)的人员(教师、学习技术人员、图书馆馆员和管理者)所理解的技术的作用闢。拉德克利夫等人提出了用于设计和评估学习空间的“教学法-空间-技术”(Pedagogy-Space-Technology)PST框架,三者的关系是两两紧密联系,如同等边三角形的3个顶点。随着学习技术和学习科学的发展,学习空间里的技术(含设备和资源)比重增加了,作用也日益凸显。

根据学习场所的正式性与否,学习空间可以分为正式的与非正式的。最为常见的教室是正式的学习空间的主要组成部分,图书馆、博物馆和科技馆等是常见的非正式的学习空间。学习空间,主要是指学校里的学习环境,随着对学习空间的研究和实践的推行,出现了主动学习教室、智慧学习空间、智慧教室、未来教室、未来学习体验中心等名词。本文中的学习空间也包含这些名词内容,特指高校的教室。

教室首先是真实存在的物理空间,是专为教和学活动而准备的场所。教室的物理空间主要由教室内部的各种物质、物理因素构成,可以分为教学设施、生理环境因素、空间布局。其次,师生的互动、教学内容的传递都成为其中的要素。教室可分为硬性的基础建设和软性的氛围营造等。在新建或改造教室时,设计原则已经不再限于PST框架,还加入了多方面的内容,如构建未来教室的核心应以人为中心,分为空间设计、硬件、软件、教师培训、学习分析、自然生态交互性6个维度。

1.2关于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感知的研究

关于学习空间的研究,赫伯特·沃尔伯格和鲁道夫·穆斯(Rudolf Moos)的独立研究工作为教室学习环境(Classroom learn-ing environments)的研究奠定了基础。在过去30年左右的时间里,许多研究建立在這一基础上,并应用到教育环境中。经查阅文献,笔者发现学习空间的相关研究已涵盖各学段,从幼儿园、中小学到高校,大多数的研究重视教室的社会功能,如教学法、学习方式、学习技术和人际互动等,对教室的物理空间的研究较少;研究对象主要是学生,对教师的研究相对较少;大部分研究主要针对正式学习空间,非正式学习空间的研究较少:线上(Online)学习环境的研究比较多。笔者着重收集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感知的态度,进而进行整理与分析。

关于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感知的研究,研究方法主要有定性研究、定量研究以及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结合;研究工具主要有问卷、访谈等方式。有学者利用二次数据(Secondary Data)分析教师对合作主动学习空间(Collaborative and active learning space,CALS)项目的评价。定量和定性结果均表明,CALS项目总体上得到了教师的积极评价,也对如教室布置、数字基础设施和技术支持等方面提出要求。当前的教室已由传统秧田式走向多元、开放式的学习空间。有学者通过单一的主题研究设计(Single Subject Research Design,SSRD),结合教学法、技术和空间(Linking Pedagogy,Technology,and Space,LPTS)进行观察,了解师生如何从使用传统的空间转换到使用创新的学习环境(Innovative Learning Environ-ment,ILE),运用统计和视觉分析明确教师个体所做的短期和长期教学转变的程度,从而实现教学空间过渡,确定不同学习空间所采用的教学法。

随着教育理念的更新,教室的内涵不断丰富,由“以教为中心”转向“以学为中心”,其功能日益完善。教师与职前教师对建构主义学习环境(Constructivist learning environment,CLE)的认知差异有统计学意义。阿斯利·塞兰(Asli Saylan)等人对土耳其7所公立大学的531名职前科学教师进行了土耳其版本的建构主义学习环境调查和朔默(Schommer)的认识论信念问卷。结果表明,参与者的认识论信念越复杂,他们所选择的建构主义学习环境就越多。因此,每个时代的教师因为所处的社会环境不同,对于学习空间的理解也不同。在信息技术较为成熟的环境下成长的教师,要比信息技术环境缺乏的情况下成长的教师更容易接受新理念。信息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丰富了学习空间的内容。技术增强的学习空间划分为4个构成要素:物理环境与服务、空间规划、陈设、信息技术。空间规划含有功能区域划分、室内陈设等空间布局;陈设含有家具和除信息技术设备之外的各种设备及其他陈设;物理环境与服务包括声音、采光与照明、空气质量、温湿情况、色彩等。

综上所述,关于学习空间的研究时间比较长,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如PST框架,目前该框架为学习空间设计的重要支撑理论。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教育信息化的发展,学者开始关注参与者本身、教室等学习空间以及两者之间的联系,但对于教室等学习空间的物理环境方面的研究较少,针对高校教师的则更少。目前已有的关于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方面的研究,主要可以分为自然因素、基础设施等硬件因素和人际关系等软性因素。在高校兴起学习空间建设的热潮之际,笔者拟将物理环境因素作为切入点,探讨高校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的理解与感知,以期引导新教师利用好信息技术赋能的教室,为学习空间建设提供参考建议。结合查阅文献资料和研究需要,笔者将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的理解和感知分为6个维度,分别是噪声、光线、室内气候、教室布局、家具和设施、技术支持。

2研究方法

2.1研究对象

笔者的问卷调查对象是参加上海市民办高校“强师工程”教师培训项目的新教师,他们来自上海市的16所民办高校。目前上海已有许多民办学校正积极投入与建设智慧教室,如上海师范大学天华学院在智慧教室的实践中受到师生的认可,即将开展第二批智慧教室的建设。本次研究通过新进教师培训日下发问卷158份,回收率是82.9%,剔除填写有误、不完整的问卷,有效问卷116份,有效率88.5%。实际参与本次调研的新教师共116人,男教师50名,女教师66名。新教师的年龄主要分布在31~35岁(占比44.8%)和30岁以下(占比40.5%);都是研究生学历,以博士学位为主,占比89.7%:任教年限主要是1年以下(占比74.1%)和1~5年(占比20.7%),11~15年和16年以上的各1人。

2.2研究工具

笔者的研究工具是通过梳理国外学者的研究,结合研究问题,经整理汇编翻译所得,主要借鉴了切·尼德(Che Nidzam Che)等人对家具和设施、空间、光线、技术、室内空气质量和安全6个维度进行评测的PSLEI科学实验室物理环境量表,李葆萍等人对物理环境设计、灵活性、技术应用、学习数据、差异化、调查、合作、学生凝聚力、平等和学习经验10个维度进行测评的SCI智慧教室量表,大卫·赞德弗利特(David Zandvliet)对空间环境、量表和美学、建筑元素、可视环境等5个维度进行测评的SPACE空间量表,保拉,里奇尔迪(Paola Ricciardi)等人对噪声及其产生的后果进行调查的噪声量表以及对室内人造光和室内自然采光进行测评光线量表。

根据研究需要,整理出的量表由基本情况(6题)、学习空间的实际情况(24题)、学习空间的理解情况(24题)、开放性的选答题(2题)4个部分组成,该李科特五点量表共56题。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方面的实际情况认知的题目,得分越高,符合程度越大;重要性的题目,得分越高,重要性越大;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方面的实际情况认知和重要性均含噪声、光线、室内气候、教室布局、家具和设施、技术支持6个维度。

2.3数据分析方法

通过SPSS Statistics 23软件对问卷进行分析与统计,主要有可靠性分析、描述性统计、t检验、方差分析等,比较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的实际情况认知和重要性的差异,以及探究新教师在性别、年龄、任教年限等方面是否存在差异。对于问卷的开放性问题,则采用文本分析方法梳理出新教师对教室使用情况的看法与建议。

3研究结果

3.1量表的信度、因子分析和相关性

通过SPSS的信度分析,发现学习空间的实际情况部分的α系数为0.914,学习空间的理解情况部分的α系数为0.909;量表整体的α系数为0.918,共48题,信度較高;采用方差最大旋转法(Varimax),得出KMO值为0.770,Bartlett's球形检验的X2值为3201.449(自由度为1128),达到显著水平,适合进行因子分析;采用主成分分析法(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各题目提取的共同度在0.51~0.78之间,如表1所示。对学习空间重要性感知方面,6个维度两两之间的皮尔逊相关系数在0.52~0.78之间,均显著相关,具体如表2所示。

3.2量表的描述性统计

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的物理环境方面的实际情况认知与重要性存在差异,如表3所示。新教师认为实际情况与智慧教室符合程度最高的是技术支持,最低的是室内气候,室内空气质量往往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元素;而他们认为最重要的是技术支持,最不重要的是家具和设施。技术支持在实际情况和重要性方面,均排在第一位,表明高校教室基本上具备了技术支持的配套服务和功能。室内气候这一维度,在实际情况中排第六,重要性方面排第二,表明新教师已经关注室内气候,但室内气候的相关基础硬件不足。

新教师对学习空间6个方面物理环境重要性的感知,在性别、年龄等方面存在细微差别,在教龄方面存在较大差异。男教师认为室内气候最重要,而女教师认为技术支持最重要,如表4所示。在年龄方面,30~40岁的新教师都认为技术支持最重要,41岁及以上认为室内气候最重要只有1人,如表5所示。在教龄方面,1年以下教龄的新教师认为技术支持最重要,1-5年教龄的认为室内气候最重要;6~10年教龄的认为技术支持最重要,如表6所示。由此可知,随着教师的年龄和教龄的增长,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各维度重要性的感知也发生变化。

3.3新教师整体态度明显,偏正向

笔者使用的量表是李科特五点量表,从1到5表示实际情况的符合程度越来越高、教师认为越来越重要,3表示持中立态度。学习空间物理环境的6个维度的平均值都是3,表明教室能基本满足教学在噪声、光线、室内气候、教室布局、家具和设施、技术支持6个方面的要求。从另一个层面看,教室整体环境质量的上升空间还很大。在重要性感知方面的单样本t检验中,将测试(test)值设为3,6个维度的平均值均大于3,且显著,说明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方面的重视程度显著高于一般水平,即态度明确,偏正向,如表7所示。

3.4性别在光线、室内气候、技术支持等维度有显著差异

以性别进行独立样本检验,发现性别在光线、室内气候、技术支持上有显著差异,而其他3个维度无显著差异,如表8所示。通過平均数比较法(compare means)测算效果大小值,进一步分析不同性别在多大程度上解释学生的光线、室内气候、技术支持3个方面的方差。从效果值的大小来看,性别对光线、室内气候、技术支持3个维度的方差解释,分别为4%、4%、8%,如表9所示,表示性别与光线、室内气候观测变量间的关系比较弱,但与技术支持的关系比较强。整体数据可得知女性在学习空间的6个维度上满意度比男性高,此外,女性比男性更认为技术支持重要。

3.5实际情况认知与重要性感知之间的差异明显

智慧教室的投入使用主要是教师,教师认为学习环境的哪些方面比较重要?与实际情况是否一致?带着问题,笔者将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方面的实际情况认知与重要性感知进行比较,发现所有维度的实际情况与重要性存在均为显著差异,说明新教师看到的学习空间与心目中的学习空间还存在极大的落差,如表10所示。

3.6不同年龄的教师对噪声方面的重要性感知不同

对年龄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就噪声这一观测变量而言,F值达到显著性水平(F=3.01,p<0.05),说明不同年龄的教师对噪声的感受之间有显著差异,其他5个因素均无显著差异,如表11所示。

3.7教学设备、桌椅、空调成为新教师最关心的内容

在两道选答的开放性题目中,“您对目前所在任教学校的教室使用感受如何?是否存在哪些问题或建议?”和“您觉得学校教室如何改善才能有效帮助您的课堂教学?”答题数分别是64、53。新教师提出对目前教室的使用感受主要是教学设备陈旧、固定桌椅、无空调等内容,如“许多教室设备老旧,多媒体设备没有跟上新的移动端更新”“仅可以实现部分教学内容,希望改善教室条件,如安装空调、扩音器、时钟、可移动桌位”等。

在改善方面,新教师提出要定期更新和完善教室设备,如增加黑板、白板、插头、可移动桌椅、安装空调、改善麦克风等,如“增加温度调节设备;教室座位可移动,便于形成小班学习;提高多媒体设备质量”。教学设备、桌椅、空调等问题是新教师最关心的内容,其次是教室布局,新教师提出“改善教室布局结构,增强师生沟通便捷性”“设置适合不同学科特点的大中小不同规格的教室。”关于噪声、光线、和技术支持等方面的内容涉及较少。另外,新教师还提到“重新设计装修,空置半年以上再使用”,这可能是因为学校急于将新教室投入使用或紧缺该类教室。

3.8讨论

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的实际情况认知和重要性方面的感知在某些维度上存在差异。笔者发现家具和设施在实际情况符合程度的6个维度中排第四,重要程度排第六。而在开放性问题中,多数新教师建议桌椅不要固定,购置可移动桌椅;要及时更新教学设备,如麦克风等。由此可知,学习空间的教室家具和设施需要改进。可移动桌椅造价比普通桌椅贵很多,而且可移动桌椅的灵活性也会降低教室可容纳数,学校可能会因为经费与空间使用人数比的压力而限制采购可移动的桌椅。

不同年龄和教龄的新教师对光线、室内气候、教室布局、家具和设施、技术支持5个方面的重要性感知并没有显著差异,不同年龄的新教师对噪声的重要性感知存在显著差异。过去的研究也指出教室环境中的噪音会影响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习等行为。笔者发现不同性别在光线、室内气候和技术支持等方面差异显著,与过去研究性别对学习空间的满意度的文献有类似的结果,即女生对空间的满意度明显高于男生。不同年龄在噪声方面体现出一定的差异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噪声的重要性逐渐减弱,这有可能是年长的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对教室内的声音容忍度较高。

4结论与建议

通过问卷调查和数据统计分析发现,新教师整体上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方面比较认可,也比较重视。新教师对噪声、光线、室内气候、教室布局、家具和设施、技术支持的重要性程度上的判定,每个维度的平均值均大于3,为正向。但在性别、年龄等方面存在细微差别,在教龄方面,存在较大差异。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的实际情况认知和重要性方面的感知在某些维度上存在差异,表明实际情况与教师预期的内容不一致,如室内气候,在实际情况中排第六,重要性方面排在第二,说明新教师重视室内气候,但教室里的基础硬件跟不上。在性别、年龄、教龄等方面,新教师对学习空间物理环境方面的重要性感知的差异主要体现在性别方面,年龄、教龄与学习空间的物理环境方面在统计上未见显著。不同性别在光线、室内气候、技术支持等维度上差异显著,性别与光线、室内气候观测变量间的关系比较弱,但与技术支持的关系比较强。

学习空间的设计涉及教师、学生、管理者、设计者等多类人员。笔者主要是调查教师对学习空间的理解与感知,日后,还需要进一步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和管理者的意图与目标。结合调研结果,提出关于学习空间设计的建议:应保障技术支持的维修、更新等服务,关注和实行室内气候监控,选择学生喜爱的灵活可移动的桌椅。此外,教室外的场所也可发展为非正式学习空间。“由于教师对新技术进入课堂的适应需要一个过程,因此需要给授课教师配备指导老师,以为教师的职业发展提供帮助。”在近50年的跨学科素养师资培养(Teacher preparation)的研究中,师资培养有认知、抗拒和经验三大范畴,由此可知,教师在职业发展的历程中可能会出现抗拒状态,因此,新的学习空间投入使用时,要考虑到教师的个人因素,提供适当的技术支持与培训。

责任编辑 马晓宁

  • sex videos
  • sex movies
  • free porn